噗噗君

读书要读傻了,怎么这么多啊!

有光才有亮

番外第四局 互为心魔

“如果按你说的,他在之前有一段时间极度消沉,后来痊愈之后,又投入到精神紧张当中。从心理学的角度而言,在心理上受到重大打击之后,人会有一段很长时间的自我疗愈,如果在这一段时间内,没有很好的自我疏导或者外界一些正面积极的引导,很容易再一次陷入负面情绪当中,去对当时所伤害自己的事情钻牛角尖。而时光对于过去阻碍在自己心间的事情,有意识的埋在心底里,等到独自一人或者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,这些原本就很在意的事情,就会不带掩饰的出现。鉴于每一个人的抗压能力都不同,但是从他之前对于障碍的强烈的处理反应看来,一旦复发,大概率会做出一些失控的事。我还是建议,你可以直接把他带到我的诊室,让我给他做一个深度的检查···”

电话那头的心理医生正在以自己的专业,给予意见,而电话那头的俞亮,听着一字一句,心是一点点沉了下来。

时光的秘密,一直像一个不透明的箱子一般摆在那一处的,他一直在探究着里面到底是什么,只是在之前,每次他寻求答案之时,便会陷入自己的急躁之中,小时候那两盘棋,时光的棋力、谁是褚赢,成了他非要知晓的答案。

可是谁是谁,到底又有什么重要的?

俞亮觉得应该让时光自己去做这个决定,便对医生说:“这件事情,容我先于他商量一下”

心事重重的回到家,便看到时光在客厅捣鼓啥。

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看着一地狼藉,俞亮忍不住出声问道。

时光转身看见俞亮,忙着去挡地上的竹签子,可惜挡住了这个,挡不住那个,嘴上不住的说:“你这,这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你不是说你晚上吃饭才回来吗?”

俞亮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他,说到:“想起来,你的药吃完了,医生说要再吃几天,我就去了趟药房给你带回来了”

时光一下变成了苦瓜脸,说到:“我的病好的,我不想喝中药了,毫不夸张的说,我现在血管里流淌的,不是血液,是中药了”

俞亮歪了歪脑袋,反驳道:“你不是说,小病要养,中药固本培元,养气安神,最适合不过了”

被俞亮回怼,时光一时语塞,嘟着小嘴,转身接着折腾手上的东西。

“这是什么?”俞亮凑上去,想顺顺时光的毛。

“这不是要谢谢某人的悉心照顾,某人说,小时候就是在下棋,没在外面游荡过,这不是做一个风筝,聊表谢意吗?”哈哈哈哈,还记着被逼迫喝中药的苦。

俞亮一下就被这话逗笑了,放下背包,凑了上去,看了眼墨迹未干的风筝,指着这图案说到:“这个风筝的图案,不是就我们那局棋吗?这一手小飞挂角。等等,怎么后面多了个扳?”

“是不是妙手,这样我们就平局了”兴奋的时光在线回复,表示复盘后,有了新思路。

俞亮挑了下眉,拿起笔来,在棋盘上又补了一手,说到:“那我要在这里补断,这样你就输我,二又四分之三子”

时光接过毛笔,思考一番,说到:“那我在这跳一下”

“那我就,夹”

这下,时光沉默了,废了几手棋之后,企图以盘外招影响俞亮。

再次无效,宣告失败。

“这盘棋只是开始,以后我们会有更多的棋的”俞亮轻声说着,不知道是说给时光的,还是说给自己的。

“也是,以后我们一定经常在一起下棋的。不过在你们家叨扰了这么久,我妈啊,也在催着我回去了,趁这段时间没什么比赛,我也得回去陪她看看电视了。”其实,时光想离开,是因为这次生病俞亮一直在尽心尽力的照顾他。他是昏昏沉沉的睡着,可每一次醒过来,俞亮都会在他身边,可谓是衣不解带殚精竭力了,两人本来说要一起练棋,这一生病,反而耽误了俞亮练棋。

俞亮没有说话,只是拿着笔的手指节因为暗自用力而有些泛白。

时光背对着他给棋子补色,没看出他的不自在,只是没听到他说话,也怕他觉得他会自责没有把自己照顾好,便赶紧说了其他的事情,也不提回家这件事,反正还有时间。

评论(2)

热度(50)
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