噗噗君

读书要读傻了,怎么这么多啊!

有光才有亮

番外第五局 最期待的对手

在两人打打闹闹多日之后,两个人的到来,打破了这种日常。

“爸,妈,你们怎么回来了?”俞亮看着在门外本来应该正在远行的父母,十分诧异的开口。

“傻孩子,你的生日你又忘记了?”俞亮妈妈温柔的拍了拍俞亮的肩,两人往屋里走,然后就。

看到了满地狼藉以及躺在沙发上打游戏的时光。

而俞晓阳拉着两个行李箱进屋看到的第一个场景就是“衣衫不整”的时光(睡衣)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。

俞老师,我可以解释的,你想听吗 ?

显然,俞晓阳是不想的。他放下了行李,就把俞亮和时光提溜到了书房。留下俞亮的妈妈整理狼藉。

俞晓阳正坐在书房,而两个小辈站在他对面,正当两个小辈不安的想着会被说些什么,俞晓阳先开了口。

“最近的比赛方旭和我说了,你们发挥的很好,棋力也有所长进,他非常看好你们啊”退役后的俞晓阳逐渐体现出他温柔的一面,面对着两个小辈,尤其是时光,那种慈爱的态度,俞亮觉得在师兄身上都没有见过。

哦,师兄经常挨骂倒是真的。慈爱什么的,真的是没有啊。

扯远了扯远了。

俞晓阳回来,第一件事便是想试试两人有没有长进的,处于对时光的莫名的喜爱,俞亮只能先在一旁观战。

眼前,时光摆好了棋盒,执黑先行,俞亮在一旁点起了俞晓阳用惯的线香。

香味随着盘桓的烟散落,四周的鸟叫虫鸣,都随着落子轻脆的响声,变得慢了下来。

两人于方寸棋盘之间,肆意宣泄自己着的想法,时光执黑先行,有先手优势,而俞晓阳在角地之外起势,一步一步蚕食着前来试探的敌手,如同孤舟蓑笠翁一般,等待着鱼儿上钩。

俞晓阳自从和褚赢下过一盘棋之后,从棋中体会到的热衷与自由,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棋中,举重若轻,潇洒如意,与之前的老成持重,更难以捉摸。

时光作为褚赢的“内门弟子”,从路数而言,初展锋芒,有几步棋走的十分出乎意料,只是对于俞晓阳这样顶尖的棋手,还需更多的经验沉淀。

一弈过后,两人 都颇有心得。

“你的棋路,与小亮颇有相似,但是在许多险境之中的想法,比他更敏锐,更准确。围棋是两个人的项目,你们多些对棋,互有长进,想来日后,必定是彼此最为期待的对手”

“我们确实都喜欢研究白子虬的棋谱”我们都深受着褚赢的影响,下着与他相似的棋,也是情理之中。

“说起古棋,上次与你老师的那盘棋,我受益非浅,近日深入琢磨,有些许困惑之处,时光,你可能帮我,在与他约上一局?”俞晓阳话锋一转,正面提出对于上次那盘棋的续约请求,当然,他也在尽量让自己笑起来自然一些。

时光愣了一下,扯着嘴角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来,低声回到:“对不起俞老师,褚赢,没办法再下棋了”

俞晓阳愣了一愣,以为褚赢已经逝世了,竟忘了第一时间至上歉意,只是合上了扇子,不知是在劝时光还是在劝自己,只说了句:“可惜了”

一时间,屋外鸟叫虫鸣声,慢慢覆盖下屋内的静谧,稀释着空气中,若有若无的怅然。

时光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,于是起身向俞晓阳鞠了一躬,转身离开。

只是打开门,门口,是拿着茶壶,不知道何时站在门口,已经泪流满面的俞亮。

这一刻,两人沉默的对视着。

俞亮的崩溃,在于那个原以为自己追了那么多年,在锁定了时光和棋圣的秘密之后,面对什么结局都会冷静从容,亲耳听到时光说出失去了褚赢的那一刻,他会因为时光发自内心的难受,本能地放弃了思考。

小时候那两局棋是怎么赢的,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,只要时光和他在一起,他们一定可以下出最好的棋。

而时光,却想到了其他的。

因为这个场景,带给他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,他还没仔细回想,眼前的场景便与小时候那个输棋的俞亮,高中联赛那个赢棋的俞亮,在这沉默的刹那,重合了。他与他原本平行的人生,是因为褚赢而相遇。

年幼的他因为围棋被看到过,可是也任性的转身,头也不回的放弃过,因为俞亮的执着,他再一次找回了那个如有神助的时光,他们还是再次遇上了,继而,在褚赢的帮助下,他夜以继日的训练,努力的过上围棋人生,努力成为职业棋手,在这条路上,他和俞亮,被彼此引领,打击,启发,引爆,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,两人又在一起下棋了,好像一切都没有变。

可是那段如有神助的时光,却再也,回不来了。

下围棋的时光,也不再有褚赢了。

 

评论(2)

热度(41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