噗噗君

读书要读傻了,怎么这么多啊!

有光才有亮

番外第三局  是时光想要的

俞亮心绪不宁了一晚上没睡着,天不亮,便起身去了棋室。

响午 回来,发现给时光叫的早餐,还放在门口,便随手便将凉透的东西带了进去。

“时光,起床啦,该吃午饭了”俞亮回屋换了身衣服,看着床上的鼓包,忍不住唤了他一声。

鼓包既不动弹,也没有回响。

感觉,有点不对。

俞亮上前掀起他被窝,发现时光满面潮红,伸手探了探额头,额头发烫。

赶忙将他摊平了,拿出退烧贴和温度计,量了一下体温,38度2.

这一番折腾,时光可算是醒了,只是看起来实在没有精神,魂不附体一般,俞亮翻着他的衣服,说道:“换身衣服,我们还是去医院吧”

时光喝着温水,喉咙疼的,用沙哑的声音回到:“不用,就是冻着了,吃点药睡几天就好了。我妈说了,大病得养,小病得扛,好好扛着就行了。”看着精神不佳,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,俞亮看他精神回笼了一些,便也依了他,说着:“那你想吃点什么,我去做”

“我想吃我妈做的素什锦和熘鱼片,算了,她要知道我没照顾好自己,又该偷着难受了”离家的奶黄包只有在难受了才会想起他的老母亲。

俞亮闻言,咬了下唇,回答道:“先吃一点东西吧,上次后街那个餐馆你说鱼做的挺新鲜,我先给你点一个吧”

时光哼着,算是应了一声,再次把自己种回棉被中去。

只是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等时光睡熟了,俞亮蹑手蹑脚出了房间。思虑之下,还是给时光的妈妈打了个电话。

“阿姨,我是俞亮···,不是时光,他,在备战农心杯,是我有事情想拜托您···是这样的,常听时光说您的素什锦和熘鱼片做的很地道,嗯我妈妈也很喜欢这两道家常菜,您能告诉我这两道菜要怎么做吗?过几天她生日,我想亲自做给她吃···谢谢阿姨,您说这几道菜需要什么···嗯嗯是这样的火候是吗···”

俞亮做事,从来都是全力以赴的,对于下棋如此,其他的事情,亦是如此。只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,他下棋的天赋卓绝,丝毫不减他的努力,而他的厨艺,从此情此景看来,与之前事,恰恰相反。

在作废了第七条鱼之后,熘鱼片这道菜,即没有进入熘的环节,甚至鱼,都没有成片。

而沉默地面对最后一条鱼的白白牺牲之后,俞亮觉得,是不是直接买片好的鱼,其实也是可以的,呢?

如此现状,俞亮陷入了沉思。

“你这一下午叮叮当当的是在干嘛呢?”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带着浓重鼻音的声响,俞亮吓了一跳,一下没有收住刀,直接划在了左手指节上。

一下吃疼,条件放射放下刀,时光看着眼前这突然发生的一幕,本来还迷迷瞪瞪的双眼,一下清醒了过来,赶紧上前处理他的伤口。一边包扎,一边止不住的念叨。

“你是笨蛋啊你,我说想吃熘鱼片,那是想我吃我妈做的,你会做饭吗你,你就往上舞起刀来了,还高难度要片鱼,这划到自己了吧,你要是划到拿棋子的手,你让我···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我”

俞亮坐在一旁缓慢开机中,耳边净是时光语无伦次的絮叨,撇着嘴,也不搭话,只是那双干净的鹿眼悄无声息上了雾,看起来,湿的慌。

时光念了半响,没听到俞亮反嘴,这才把深埋在他伤口前的脑袋抬了起来。看着俞亮不对劲,情商重回高地,反口推翻了自己的话:“我是笨蛋,你说我吃什么熘鱼片,生病了,吃点沙拉多好啊,绿色又健康”难度系数低,甚至不需要用到刀。

俞亮这才扳回下拉的嘴角,硬生生回了句:“我可没有孽待病人,没有让你吃沙拉,熘鱼片虽然是做不成了,呐,素什锦在锅里呢”

时光疑惑地哼了一声,到灶台前,掀起热锅的锅盖,一碗看来有模有样的素什锦,在锅里保温着。

肆意逃窜的香气化成一股暖意,一下占据心间。怪不得人就贪这么一口烟火气,确实很暖。

评论(1)

热度(47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